熬過漫漫寒冬,春色悄然而至。

因為昂昂白雪而冷清了數月的街道,終是隨著百花的盛開,一點一點熱鬧了起來。

三月的細雨如絲如霧,綿綿不絕,連著那熙熙攘攘的街道都顯得柔和了不少。

那是雲都的京城。

瑞王府中。

“自柳姑娘離開,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王爺一有空閑還是會在這處院中發呆,誰都不敢上前打擾......”

熟悉的院落裡,白泉懶洋洋的躺在一棵樹下,閉目養神。

而院口處,一個小廝滿臉惆悵,又說:“太子殿下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還是別上前了,打擾了王爺......”

“無礙,你退下吧。”

葉長風緩緩開口,說完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白泉,“皇叔,有我姐的消息了。”

此話一出,白泉立馬睜開了雙眼,“她來雲都了嗎?”

葉長風輕輕搖了搖頭,“沒呢,她只是跟我們報了平安,還說她打算帶著家人隱居起來了,她讓我們照顧好你,還讓我們聽你的話,說是未來有時間,還會回來看我們的。”

聽完,白泉默默的閉上了眼睛,“有南木澤在,等她有時間,不知得等到猴年馬月了......”

說完,他有些疲憊的嘆了口氣,“罷了,只要她能平平安安便好,如今你已是太子,需要忙活的事情還有許多,辦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葉長風點了點頭,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最終還是悄悄轉身走了出去。

只是才走到門口,他又停下了腳步。

“皇叔,不止你一人想她,我與葉子也時常會想起她的好,每當想起她為我們做的那些事,又或在我們身邊吃的那些苦,我與葉子皆是心事重重,想來,這一世,到底是我們欠了她,卻也只能來世再還了。”

他默默地垂下了眸,“如今的她是幸福的,未來也只會更加幸福,你若也能收獲自己的幸福,她知道了,定會為你感到開心的。”

有風吹來,吹亂了二人的長發。

白泉的眉頭微微一蹙,卻是久久也未開口。

幸福嗎?

或許吧......

似乎一切都已塵埃落定。

只是原該被封鎖的鬼學島上,不知何時,竟又出現了一隊人馬。

豪華的船只靠在岸邊,從船上下來的人,卻個個手拿掃帚,神采奕奕。

“默長老,你說那個蒼王妃是怎麼想的?說好了要把咱們一族給帶出去生活,轉頭又把咱們給叫回來了,還讓咱們繼續回到原來的地方生存,甚至還要常年為我們提供食材與生活所需,她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一位男子慢悠悠的跟在默長老的身後,一邊走一邊又說:

“不僅給了咱們好幾艘船,還給了咱們數不清的食物和錢財,不僅派人幫咱們重建家園,還允許咱們自由出入島嶼,就為了咱們能夠經常到暗門附近清掃,著實不是一般的奇怪。”

默長老一邊走著,一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此前,咱們之所以想離開,也是因為這裡不安全,且食物短缺,如今缺的東西都被補上了,回到熟悉的地方又有何不可?”

說著,他又抬頭望了望遠處,“誰也不知暗門到底是被誰給關起來的,但是那樣舍得自我犧牲的人,一定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不然的話,蒼王妃也不至於那般記掛......”

“說的也是,反正咱們也不虧,就老老實實的替蒼王妃做事也罷,大不了有任何風吹草動便提醒她去。”

“恩。”

“......”

海面無邊無際,偶有浪花滾滾,卻又很快風平浪靜。

遠遠望去,天與海仿佛連接到了一起,風景美不勝收。

而那耀眼的陽光下,正有一艘大船正平緩的行駛在海面上。

船頭處的孩童嬉戲打鬧,時不時的還會驚呼一聲。

“哇,天上的雲是紅色的,海的水竟是綠色的,好漂亮啊!”

小女孩牢牢的抓著船欄,坐在地板上望著遠方。

她的身旁,小玖兒得意洋洋的站著,“還有更漂亮的呢,妹妹有沒有見過石頭怪獸?石頭怪獸在很多很多雪的山上,可白,可美了!”

坐在她旁邊的小晴兒一臉認真的聽著,“那石頭怪獸好可怕......”

“不可怕,爹爹娘親一下就能把它打敗了!”

“......”

兩個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個不停,兩個人的眼睛裡面都亮閃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