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後。

“娘娘,實在不行咱們回將軍府去吧,這冷院也太破了,雖說回去了聽著不太好聽,可總好過在這受罪,將軍大人最心疼您了,他一定會想法子幫您的......”

一進冷院,小棠就顫顫巍巍的開口。

看著到處都是蜘蛛網的房屋,柳笙笙的神情始終平淡。

“別說了,先收拾一間房出來吧,再給我打點熱水沐浴。”

“好,好吧......”

小棠弱弱的點了點頭,怎麼感覺娘娘好像變了一個性子似的......

說起冷院,其實就是一個廢棄的院子,小棠忙碌了好一會兒才整理出一間屋子。

沐浴過後,柳笙笙疲憊的坐到銅鏡前,她想看看現在的身體是何模樣,結果一眼就看見了滿臉的痘痘與膿包。

好醜,好惡心......

難怪人人都喊她醜八怪......

不對,這些痘痘怎麼與往常的青春痘不太一樣?

柳笙笙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下自己的臉。

“嘖......”

什麼痘,這根本就是毀人容貌的劇毒!

什麼人這麼惡心,給原主下這種毒?

柳笙笙無奈,這種小毒若是在現代,她輕而易舉就能解了,可在這個不知名的世界,光是找藥材都能將她累死。

要是她的金手指在就好了,至少裡頭藥物齊全,多的是解這種小毒的解藥。

正想著,手指忽地一痛......

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小拇指上竟戴著一枚戒指!

金手指?

柳笙笙連忙抬手瞧了瞧,還真是自己的金手指!

“金手指”是她研究了多年的寶貝,與她意念相連,表面是個戒指,實際卻是個極大的儲蓄空間。

當初設計的時候就特意制成藥房模樣,可惜穿越前才剛研究成功,許多大型器材還沒來得及放進去......

柳笙笙又驚又喜,閉上眼睛一想,腦海裡果然出現了那個巨大的藥房。

常用的藥與毒,泡面與水,還有一些防身的兵器等等,以前放進去的東西全部都在!

她沒再多想,把小棠支出去後就取出藥膏敷到了自己的臉上......

被九王折騰了一宿,後面又是上吊又是教訓下人,柳笙笙早已疲憊不堪,上完藥後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一陣吵鬧聲驚醒了她。

“好疼啊嗚嗚!”

“娘親,我們是不是要死了......”

那是一陣孩童的哭聲,時不時還有一些大人的聲音。

“哎呦,這手腳都黑了,一般的大夫都說沒辦法,還是得請莫老來瞧瞧啊!”

“想什麼呢,莫老可是專門給王爺看病的......”

“李嬸已經去稟報王爺了,王爺心善,總會讓莫老來的,讓孩子們再忍一忍吧......”

“......”

柳笙笙被吵得睡不著,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剛一走出院子,小棠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娘娘,您怎麼出來了?王爺已經下令,不許您出冷院了。”

柳笙笙平靜的看著外頭的人群,“發生什麼事了?”

小棠的表情十分為難,“是,是王姨的兩個孩子,前兩日您不是嫌他們吵,命他們去後山給您抓小鳥去了嗎?這會聽說是被毒蛇給咬了......”

看著那倆不足十歲的孩子,柳笙笙忽覺頭疼。

是了,記憶裡確實有這件事。

王姨的兩個孩子很是吵鬧,原主看了心中煩躁,便隨便找了個借口把倆孩子打發去後山玩了。

原本想著眼不見心不煩,卻不曾想兩個孩子會被毒蛇給咬了......

“我還不想死,嗚嗚,娘親救我......”

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女孩手掌發黑,躺在王姨懷裡痛哭不止。

另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已經雙唇發紫,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如果是其他人柳笙笙必定不管,但這還是孩子,柳笙笙實在看不下去。

她飛速上前,一句話也沒說就抱起了那個五六歲的孩子,翻眼皮,探脈搏......

傷口在腳腕,是五步蛇!

不顧眾人異樣的眼光,柳笙笙二話不說就要帶孩子回屋。

“小棠,拿繩子過來,給那小姑娘靠近心髒的位置綁起來,防止血液回流,叫她別再亂動,馬上抱進來,快!”

她的藥房裡有血清。

但,這裡人太多了,她必須回屋注射。

眼看著就要進屋,緩過神來的王姨卻突然抱住了柳笙笙的大腿,“你要帶他們去哪?你放開他!”

旁邊的下人們憤憤不平,卻也不敢上前攔她。

王姨激動的不能自控,“他們已經被你害成這樣了,你為什麼還不放過他們啊!我是不夠尊敬你,可錯的人是我,你為何要對孩子下手啊?”

小棠亦是急不可耐,“娘娘,這......”

“先把人抱進來,攔住她們!”

已經沒時間解釋,柳笙笙推開王姨,抱著小男孩迅速回屋,趁著沒人進來,取出血清就給他注射了。

接著是哭鬧不止的小女孩,毒素已經擴散,她的哭鬧也漸漸沒了力氣......

柳笙笙將人放到床上,拿一塊布蒙住了她的眼睛,“不要怕,姐姐在救你,你不會死的......”

“啊!好疼,好疼啊!”

“別怕,忍一忍。”

“好疼啊!嗚嗚......”

一針下去,小女孩疼得哭天喊地,這哭聲聽的王姨心如刀絞,搖搖晃晃的破門而入。

“王妃!你太過分了!我的兩個孩子都這樣了,你為什麼還不放過他們,就算你是王妃,也不能如此草菅人命,老奴跟你拼了!”

她激動萬分,小棠根本攔不住她,而周圍的下人都在看熱鬧,於是乎,王姨就那麼直直衝了過去......

一針完畢,柳笙笙剛收回針筒,身體就被王姨狠狠撞到了地上。

“嘭”的一聲,她的腦袋重重的撞到了旁邊的桌角!

好疼......

柳笙笙半晌爬不起來,她眼冒金星,看著王姨抱著小女孩一臉憤怒的瞪著她,小女孩還在哇哇大哭,小男孩也被一個丫鬟悄悄抱走,皆一臉戒備且嫌棄的看著她。

明明她是王妃,可在場七八個人,沒一個當她是主子。

或許正因為她待在冷院......

“參見王爺!”

“王爺來了,莫老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