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唐曉柔覺得自己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她已經懵了,滿腦子裡只有一個信息。

   她懷孕了。

   唐曉柔不知道究竟是該哭還是該笑,這個孩子來的實在是太不是時候了。

   一夜無眠,腦子裡全是墨紀城離開時的眼神和話語,他不會留下這個孩子的……

   撫摸著肚子,唐曉柔做了一個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決定。

   等天一亮,她就趕去醫院,取了體檢報告,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出去,就連撞到了一個人也沒墨上道歉。

   唐可昕看著那道失魂落魄的背影,她的那位好姐姐來醫院是什麼事?

   她撿起地上掉落的一份文件,上面“離婚協議”四個大字讓她眼神一亮。

   這文件正是剛剛在唐曉柔跟她相撞的時候掉下來的,唐可昕不由得彎起了嘴角,走進了醫院,找人問唐曉柔來的目的去了。

   這一切唐曉柔都渾然不覺,她在想著要怎麼樣讓墨紀城同意離婚,她要保住孩子,只能離開墨紀城才行。

   一個小時以後,房間門“嘭”的一聲被撞開了,墨紀城滿臉陰沉的走了進來。

   “你懷孕了?”墨紀城不著痕跡的放開了唐可昕,聲音頓時低沉了下來,他每次和唐曉柔歡愛都會逼著她吃避孕藥,如果真的有了孩子……

   他看著唐曉柔的目光頓時像是淬了毒一般,恨不得將她看穿。

   唐曉柔怎麼也想不到墨紀城這麼快就知道了消息,只能愕然的看著墨紀城,有些忐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一瞬間,她雙手摸著小腹,警惕的防範著墨紀城。

   她像一只小刺蝟的態度更加讓墨紀城怒火中燒,想起唐可昕的話,“紀城哥,你和姐姐怎麼了?為什麼姐姐懷孕了還要跟你離婚?”

   “紀城哥,馬治文前段時間回國了,我還看到他和姐姐見過面呢,就在明珠酒店下面。”

   馬治文,她的前男友,唐曉柔心中一驚,已經很久沒人在她面前提起這個名字了,幾年前她因為墨紀城的冷漠黯然自傷,馬治文就是那個時候出現的,他看起來陽光,開朗,熱情,可是沒想到那一切都是假相……當然,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跟馬治文當年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可是大家都知道的,唐可昕怎麼突然提到他,一陣不好的預感湧上唐曉柔心頭。

   果然,墨紀城一聽到這個名字一股無名的火頓時從他心底冒了起來,他毫不憐惜的將她硬生生的摔倒了床上。

   “懷孕?離婚?唐曉柔,你這幾天似乎在挑戰我的忍耐極限?”墨紀城的語氣是壓不住的慍怒,一拳打在了她身側的床上,整張床都震動不已,“說,你懷的是不是馬治文的孩子!”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唐曉柔有些歇斯底裡的辯駁道。“這個孩子是你自己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她的心一陣陣的痛,她懷了他的孩子,他卻覺得她紅杏出牆給她帶綠帽子。

   “哦?那既然孩子是我的,你為什麼要跟我離婚?”墨紀城猛地一拽,像瘋了一般撕扯著唐曉柔的衣服。

   “不要!墨紀城!我懷孕了!會傷到孩子的!”

   唐曉柔很明白發了瘋的墨紀城會如唐折磨自己,無論他怎麼折磨自己,她都認了,可是這個孩子承受不了那樣的折磨啊!

   然而看著拼死掙扎的唐曉柔,墨紀城卻沒有絲毫的憐惜,眼中的怒火反倒燒的更旺了,手上的動作也越發粗魯了起來。

   他長臂一伸就像是抓小雞一般把她抓了過來,一把就撕開了她的衣服。

   唐曉柔忽然停止了掙扎,帶著哭腔艱難的說道:“墨紀城,我們離婚吧。”

   男人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然則也不過片刻,他就回過神了。他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身下的女人,這個追逐了自己整整七年的女人,現在竟然真的要為了別的男人的孩子,要和自己離婚?

   “想離婚?”墨紀城冷笑著起身,後退了好幾步,扶著身後的書桌,手竟然莫名的有一絲顫抖。

   “好啊。想跟我離婚,那就求我啊。”

   唐曉柔一直以來性格都很倔強,當初暗自喜歡自己的時候,不管做了什麼都決口不談,嫁給自己的這兩年裡,不管自己怎麼折磨她,她也沒有服過軟。

   墨紀城就是吃定了唐曉柔的性子,絕不會求他。

   可是他怎麼都沒想到,唐曉柔竟然緩緩的起身,如同死亡一般寧靜的眸子忽然有了一絲光彩。

   她的手緊緊的攥住了身下的被子,整個人顫抖了片刻後,哽咽的說道:“我求求你了,放過我的孩子……”

   唐曉柔知道,墨紀城在逼她。

   她愛他的時候,不願在他面前展現懦弱的一面,現在不愛了,還怕什麼?

   這個孩子在她對自己唯一眷戀的人絕望的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她無論如唐也要保護他。

   墨紀城整張臉頓時鐵青,心中冒出了莫名的怒火,他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緊緊的捏著,猛地朝床邊砸去。

   “不可能的,唐曉柔,我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你的。”墨紀城表情猙獰,說完就跌跌撞撞的轉身離開了。

   整整兩年,墨紀城都在不停的折磨唐曉柔,他一直都很好奇這個倔強到了極點的女人朝自己低下頭會是什麼樣子,可是如今看到了,他發現自己一點都不開心。

   看著墨紀城離開的背影,唐曉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仿佛有一塊大石頭頓時落了地,可是同時又像是被千刀萬剮一般的疼痛。

   她愛了七年的男人,終於決定不愛了,就像是生生從心上剜掉一塊肉,原來這麼疼。

   “沒事了,沒事了,媽媽一定會保護你的……”唐曉柔護著自己的小腹,喃喃道。

   可是說著說著,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將被子扯過來緊緊的裹住自己,仿佛那樣才會有安全感。

   也不知過了多久,聽到樓下有動靜,唐曉柔有些失魂的下樓,可是剛到樓梯口,卻看到了一個最不想看到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