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手機給陳俊傑打了個電話,沈瀟吩咐他重新給唐佳派一個保鏢過去,順便讓他轉告唐佳的經紀人,讓她好好看著唐佳的身心健康,有什麼不妥就及時疏導,不要什麼事情都到了她面前等著她來處理。

   如果什麼事情都是沈瀟親自處理的話,還要他們這些下屬干什麼,沈瀟一個人包攬全部就好了。遷怒完了陳俊傑,沈瀟看著文涼不滿地嘟囔了一句“紅顏禍水!”

   被迫頂著這麼個紅顏禍水的標簽,文涼抿了抿嘴唇人了下來,誰讓沈瀟是他老板呢,還是會給他發工資的老板。

   暫時沒有工作需要處理,沈瀟的思緒便不停向外發散,看著文涼的時候便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這家伙想要個員工宿舍,或者加工資。加工資的事情那是肯定不行的,沈瀟手裡沒有那麼多錢,所以就只能給他一個員工宿舍了,但這宿舍要先現置辦來出來也有些難辦啊。

   想到這裡沈瀟突然靈光一閃,她不是留下了一份額外的錢打算買個房子嗎,干脆直接空出一個房間給文涼,讓他當做員工宿舍住好了。

   並不知道自己的工資就這麼飛走了,文涼依舊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小時候站樁的日子不知比這苦多少,所以這樣的笑笑懲罰對文亮而言就像家常便飯,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壓根沒有搭理文涼,沈瀟直接拿出手機給慕南宸打了個電話,把自己想買房子的事情告訴對方,順便把手上能用上的資金說出來,慕南宸便說這件事情放心交給她,一定給她一個滿意的答復。

   沈瀟確實很滿意,因為她早上才說的事情,慕南宸下午就給她把事情辦好了,甚至還抽空帶她去看了一下。是個距離曙光不遠的八進院子,從外面看起來有些古老,但是裡面的裝修確實照著現代裝修的,只是風格選擇了古風,所以看起來一眼看過去不會顯得很突兀,反倒覺得融洽自然。

   帶沈瀟來之前,慕南宸特意讓人把各個房間打掃過,所以沈瀟下午看過之後,就讓人直接把東西全部搬了過來,包括自己的慕南宸的以及劉三好的。

   本來看著冷清清的房子,在這些日用品一個個入駐之後,立刻多了些生活的氣息,看起來更加舒服了。

   帶著沈瀟逛新家很開心的,尤其是看著屬於他和沈瀟的東西一點點填滿這個冷冷清的新家,慕南宸的心裡更是充滿一種無法名狀的自豪和幸福,這樣也讓慕南宸更加堅定了自己盡快把婚禮准備好的決心。

   見沈瀟一路上笑意滿滿,可見很是喜歡他的選擇,慕南宸拉著她的手,一邊走一邊笑著說道“我帶你去看看這個院子的後花園,雖然比不上那些江南的園景,卻是非常別致的。”

   “好啊。”笑著回道,沈瀟晃了晃彼此牽在一起的手,眼神裡滿滿都是溢出的幸福。

   本是不想接受沈瀟的邀請過來住什麼個人獨立員工宿舍的,文涼工作的時候還是喜歡一個人生活,但沈瀟不給他付工資,他自己又是真的沒錢,除了選擇同意就只有回去繼續麻煩老師這一條路。

   想著老師在他離開前那隱隱帶著嫌棄的目光,文涼雖然臉皮很厚,絲毫不介意,但不到重要時刻,他不想麻煩老師,省得日後真到了緊要關頭,老師壓根不搭理他。

   這般思慮著,文涼便收拾收拾自己的東西,果斷地拖著行李箱來了沈瀟這個八進院子,好在沈瀟沒有得罪過道上的人,這裡的房子他也能暫時住的安心一點。

   不過這院子從外面開起來有些年頭,就不知道裡面的家具是不是也和老師那裡一樣,全都是一些陳舊地老古董。

   拉著沈瀟的手剛走到院門口,慕南宸一抬眼就看見拖著行李箱探頭探頭的文涼,立刻眉頭一皺,冷聲淡淡道“這裡既不是對外開放的景區,也不是酒店,煩請你現在就離開。”

   隨意看了一眼慕南宸,文涼選擇性地忽視了他,轉而看向沈瀟,拖著自己不算沉重的行李箱走到她身邊,開口詢問道“我的房間在哪?”

   轉身指著自己身後的院門,沈瀟淡淡說道“從這裡徑直往前走,會有一個正在收拾東西的阿姨,你問她便知道了。以後有什麼生活規矩和忌諱,阿姨會一並告訴你,務必牢牢記在心裡,我不想在同一件事情上說兩遍。”

   “恩。”隨意說道,文涼拖著行李徑直從那個慕南宸面前走了過去,連一絲一毫的眼神都沒分給他。

   皺著眉頭,慕南宸眼神牢牢鎖在文涼的背後,直到對方離開自己的視線,他才緩緩收回視線看向沈瀟,說道“這就是你之前說的,派去調查周炳昌事情的秘密武器,你確定他真的有本事辦到這種事情?我可說好了,要是對方被發現了,我可不會派人去幫你救回來。”

   “沒想到你這麼記仇,他不就是沒給你正眼瞧嗎,至於這麼小氣?”搖頭無奈地說道,沈瀟笑著牽起慕南宸的手慢慢往前走。

   看他一路上都是愁眉不展的樣子,沈瀟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好啦,我人數還不行嗎?他確實就是我的秘密武器,你別看他好似一幅普通人的樣子,身手了的不說,之前還是周炳昌委以重任的幫手,讓他去查周炳昌再好不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絕對是我整垮周炳昌的突破。”

   “最好如此,不過我看他不是什麼好掌握的人,你要小心謹慎一些。”認真說道,慕南宸才不會承認自己是討厭對方插足自己和沈瀟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所以正打擊報復呢。

   “知道,我是那種一時衝動的人嗎?”捏了捏慕南宸的手心,沈瀟抬步走進一個爬滿常青藤的長廊。

   長廊裡有供人休息賞景的地方,她干脆拉著慕南宸坐在一邊,笑著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點道理我還是懂得,在之前也做過一些調查,而且你都允許他出現在我身邊了,還能是什麼危險的人物嗎?”

   “你知道了?”略微有些窘迫地看著沈瀟,剛才慕南宸還在生氣,現在卻要小心謹慎,以防沈瀟和他鬧脾氣,正所謂風水輪流轉,明年到我家。“什麼時候知道的啊?”

   “上次救三好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你來京都竟然早的出乎我的意料。後來就好奇地派你的人去調查了一下。

   你有從不對我設防,我想查到什麼都容易啊,所以應該知道的不應該知道的,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我全部都知道了。”淡淡說道,沈瀟並沒有生氣,反倒微微笑著看向慕南宸。

   當知道自己被一個人全程保護著的時候,她第一時間感受到地不是欣慰而是憤怒,隱私受到侵犯的憤怒,那幾乎使得沈瀟想直接個慕南宸來一個了斷。但當這樣澎湃的情緒離開之後,她的冷靜她對慕覺得渴望變回來了。

   所以考慮許久,沈瀟決定當做不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卻讓對方默默停止了,比如對她行蹤的監視,比如自己手機上的定位,等等一些對於沈瀟無法接受的東西。但一些會直接送到慕南宸手上的東西,比如她身邊可疑人物的調查,她卻沒有阻止,以免白慕南宸發現,讓他緊張。

   “謝謝。”緊緊握住沈瀟的手,慕南宸笑著用額頭蹭了蹭沈瀟的額頭。

   “是你的話,不用。”同樣蹭了蹭慕南宸的額頭,沈瀟趁機偷親了一下他的嘴角。

   兩人短暫的溫存之後便直接回去面對一如既往的工作,沈瀟繼續處理公司,慕南宸繼續在工作之余倒騰婚禮的事情,只是這一次他選擇和沈瀟一起面對,而不是自己一個人悶著就決定一切,沈瀟 人自然也很樂意,只是她本就不多時間的生活因此變得更加忙碌了。

   ·

   沈瀟近來的忙碌不是沒有效果的,隨著曙光拖後腿的毒瘤消除,唐佳知名度的不斷擴張生長,以及一些三線二線小鮮肉的不斷崛起,曙光迎來了一次又一次轉機。

   當然在這期間,沈瀟不可能對周炳昌的進攻毫不還手。因為處於對文涼的信任,沈瀟給他工作上的支持是完全百分百的信任,所以他在調查周炳昌的事情可以說是無往不利,一些背地裡隱藏的秘密全部被暴露在陽光底下。

   當時沈瀟知道一切的時候,知道劉三好的所有的不幸都是周炳昌的設計之後,她整個都處於暴怒狀態,不管周炳昌這個人怎麼壞,這個世界上怎麼能有一個父親這麼對自己的女兒呢!

   看她在生活中垂死掙扎,看她在選擇之間不斷徘徊,看她在生死邊緣猶豫徘徊,真的就這麼開心嗎!

   沈瀟不想再讓劉三好接觸對方,她也不想再插手這件事情,所以便直接將有關劉三好的事情全部消除,而關於周炳昌弱點的秘密全部無私地奉獻給了周夫人。本就被這段時間周炳昌的不斷騷擾弄得心煩意亂,周夫人看到這些資料自是欣然接受。

   雖然沈瀟當時什麼也不求,但周夫人不是占便宜的人,知道曙光的處境,便順手幫了沈瀟一把,邀請她去周氏集團的周年慶,順便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和她愉快交談了一番。

   這樣一番作為下來,等同於直接像上流社會表示,她周玲要和周炳昌正式開戰了,這樣上流社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炳昌和周夫人的明爭暗鬥,至於曙光,至於沈瀟,誰還在乎呢,不過就是個被夾在兩方勢力中的小蝦米而已,沒人會在意。

   周炳昌到是想給沈瀟一點顏色瞧瞧,但他現在被周夫人打擊的毫無還手之力,連自保都難,更何況是騰出手來折騰沈瀟。這也就是成了沈瀟最完美的反擊戰。

   因此,周炳昌給她施加的壓力漸漸變得後繼無力,無足輕重,曙光獲得一個良好的發展環境,自然蒸蒸日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