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星的淚水終於再也抑不住了,洶湧而出。他一直很堅強,一直堅信自己的努力不會白費。但這一刻他覺得所有的美好都變成了泡影,他心中的天使,也只不過是一個虛榮的化身。他不能給予她想要的一切,當然也不能真正地得到她的心。

   聽到妻子的這一番諷刺,黃星的心像冰一樣涼。但他仍然在做最後的努力,嘗試去挽留妻子:曉然你要相信,我還年輕,我會給你一切,我會讓你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想抱著妻子哭,讓她明白,自己對她的愛,以及承諾。但他沒有這樣做,他害怕心靈的冰冷,已經無法再捂熱那段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情。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他不知道該拿什麼拯救逝去的愛情和即將崩潰的婚姻。它來的太突然,以至於讓他覺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樣恐怖。他不敢想像,沒有了愛,沒有了曉然,自己的人生該有多麼黑暗。

   趙曉然只是很詭異地一笑,平躺下身子,極其誇張地擺出了一個造型,衝黃星催促道:來吧,讓我最後一次盡妻子的義務。明天早上六點鐘之前,我仍然屬於你。

   黃星欲哭無淚。

   趙曉然再催促了一句,見黃星仍然沒有動靜,於是怒了:黃星你的本事哪兒去了,來啊。我告訴你,過了這村兒可就沒這店兒了……

   黃星不想再聽下去,因為妻子的每句話,都像是一把刀,一次一次地戳擊著他的心。以至於,他突然間嚎啕大哭!

   他多麼希望,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惡夢!

   但現實往往比夢要清楚一千倍一萬倍。

   黃星再也忍受不住,撩開趙曉然的手:你說夠了沒有?

   趙曉然冷哼道:你別不識抬舉。我趙曉然已經仁之義盡了!要是換了別人,根本都不可能嫁給你這樣的廢物!在你不能為女人帶來幸福之前,不要娶老婆。那樣只會害人……

   黃星的精神幾近崩潰!他像是瘋了一樣,聲嘶力竭地吼道:滾,趙曉然你給我滾!

   趙曉然刷地站了起來: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她比平時更坦然地站直了身子,甚至還輕扭了一下腰身,像是在炫耀自己姣好的身材。她一件一件地用慢鏡頭穿上衣服,穿衣的過程充滿了了對生活的不滿和諷刺。黃星第一次覺得,妻子穿衣服的樣子,竟像是剛剛辦完那事的小姐,那般悠然。但自己卻不知如何為這未遂的交易買單。

   是的,他覺得這更像是一次交易,交易的代價,等同於婚姻的墳墓。

   他在反思和痛苦中,目送趙曉然穿好衣服走出出租屋。除了愛,她沒有帶走一樣東西。但她卻留給了黃星數不盡的財富。這種財富叫做痛苦。天下再也沒有比痛苦更催人奮進的了,它像是一個台階,有可能阻攔你前進的路讓你摔倒;但也有可能讓你將它踩在腳下,站的更高。

   但當趙曉然哐啷一聲關上門的一瞬間,黃星並沒有將這種痛苦當成是財富。在痛苦沒有在體內發生化學變化之前,它仍然是痛苦。

   黃星瘋了似的咆哮了幾聲,迅速地穿好衣服。他突然覺得自己很窩囊,站在農民的角度來看,鮮花插在牛糞上更容易得到滋養,花會開的更艷。但是在這物欲縱橫的大都市,飽受著燈紅酒綠熏陶的女人們,寧可趴在奔馳寶馬中哭,也絕不想被插在牛糞上笑。憶及曾經的美好時光,黃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但他馬上意識到,這麼晚了,趙曉然一個人出門,該有多危險?

   他火速地衝出出租房,甚至連褲子拉鏈都沒來得及拉上。隔壁住著的女孩兒歐陽夢嬌正在圍欄邊兒上洗衣服,見黃星像天外飛仙一樣衝出來,衝他問了句:跟然然姐吵架了?

   黃星來不及回答她的追問,便已經一溜煙地跑下樓,也不顧影響其他住戶休息了,大聲地喊著:曉然,曉然------

   他一遍一遍地撥打著趙曉然的手機。

   但始終無人接聽。

   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輛出租車,四處尋找。一夜之間,六百元的車費,沒能換回一點點的線索。次日清晨六點鐘,他收到了趙曉然的一條短信:咱們離婚吧。這樣下去,對你對我都是煎熬。好聚好散。

   黃星仰天長嘯!

   上午九點鐘,黃星准備到成聖集團向值班保安強調一下工作,然後直接去趙曉然的工作單位找她。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冷戰,他現在不奢望妻子能回心轉意,如果她執意要離婚那就離好了,長痛不如短痛。盡管他仍然深深地愛著他的妻子。

   乘坐公交車趕到成聖集團,成聖集團的工作人員剛剛上班。他整理了一下保安制服,正要進崗亭檢查一下昨晚的值班登記,值班保安突然神秘地告訴了他一件事:成聖集團黃主任上班的時候帶了一位美女回來,超正點。

   黃星對這類八卦新聞絲毫不感興趣,更何況,成聖集團辦公室主任黃錦江拈花惹草那是出了名的,帶個美女來成聖集團炫耀也不算新奇。據說,黃錦江最近還bao養了一個80後美女。但一直只是流言,誰也沒有親眼見到過。

   而實際上,在黃星心裡,黃錦江卻是他的大恩人。自從黃星在這裡當了保安之後,黃錦江一直覺得黃星是個可造之才,通過多方面的培養和考察,黃錦江向保安公司舉薦黃星擔任成聖集團項目上的安保隊隊長。黃星一直感念著黃錦江的恩情,而黃錦江也對他越來越器重。用黃錦江的話來說,黃星是一顆被埋沒的金子,只要一有機會,就能大放異彩。

   其實黃錦江的判斷並沒有錯,能做到辦公室主任這一角色,都是善於發掘人才的伯樂。也許黃星只不過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畢竟安全門衛這一攤子事,都屬於辦公室主任職責範疇。能夠讓自己信任的人擔任保安隊長,那自己能在某些方面省不少心。更何況,黃錦江的確對黃星的管理才能和文字才能相當賞識,黃星撰寫的安全保衛方案和管理方案,讓黃錦江叫絕。在黃星擔任普通保安員的時候,黃錦江就發現了他的這兩樣特長。因此,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黃錦江對黃星簡直是關心倍至。在黃星擔任隊員值班的時候,黃錦江經常安排工作人員給自己送水送西瓜,他甚至還邀請黃星去過自己家裡做客,跟自己敞開心胸喝酒聊天。對於一種普通的保安員來說,這一切都像是天方夜譚。一開始,對於黃主任的盛情,黃星總覺得得受寵若驚,甚至是自卑。但是黃主任並沒有嫌棄自己身份的卑微,反而與自己稱兄道弟,對黃星的成長進步異常用心。

   在某些程度上來講,黃錦江就是黃星生命中的大貴人。沒有他,就沒有黃星的今天。

   正因如此,黃星並不喜歡聽別人議論和傳播黃錦江的緋聞,他在值班保安的腦袋上拍了一下:給我上好你的班,不要議論別人短長。

   按照正常流程,黃星作為保安隊長,應該去黃錦江那裡露個面報個道。但是黃星擔心會影響黃主任的美事兒,於是作罷。但他馬上想起了黃主任昨天下午交待的一件差事,於是趕快到崗亭裡臨時抱佛腳弄出一個新的保安員花名冊來,緊走幾步准備給黃主任送過去。

   黃主任辦公室門口,黃星正要敲門,卻聽到裡面傳出了一陣女人嬌滴滴的笑聲。黃星猛地感覺到這事兒不對勁,因為那聲音對她來說太熟悉了!他的心裡無比忐忑,迂回到外面的窗戶底下,他鼓起勇氣猛地抬頭往裡一瞅!

   整個世界黑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