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小荷開鎖進門,齊墨川就感覺到了。

若是連一個下三濫的開鎖都察覺不到,他就不是齊墨川了。

之所以此時出手,就是想知道是誰在打他的主意,沒想到居然是個女人。

蘇小荷一動也不敢動了,再動,脖子絕對被扭斷了。

不過,她也不急。

等噴霧發作了,齊墨晨就是她的了。

到時候,哪怕她想讓他掐死她,他也不會了。

他會要她的,他是男人,是公的。

一秒。

兩秒。

幾秒鐘過去了。

黑暗中,蘇小荷黑葡萄般的眸子一直在對視著正掐著她脖子的男人的墨瞳,就如兩彎幽潭般深不見底,恍然就覺得這雙眼睛如同旋渦般的將她的靈魂吸了進去。

然而,不等她仔細看過去,先前還冷硬的男人突然間一個顫動,隨即那只扣在蘇小荷脖子上的大掌就移到了她的後腦上。

扣著她的小臉靠近再靠近。

轉眼間,四片唇觸到了一起。

天雷勾動了地火。

蘇小荷狡黠一笑,她成功了。

柔軟的唇,與自己的痴纏絞在一起的時候,齊墨川倏的一震,他很想打住。

可滑向女孩肌膚上的手,卻再也收不住了。

那滑膩如脂般的觸感,觸手生肌。

這麼多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太多了。

卻只有這個女人吻上了他。

他被下藥了?

齊墨川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空氣裡那一股泛著甜香味道的氣息有些不對,像是女孩進來之後才有的。

他剛剛還沒覺得有什麼,此時已經因為身體的反應明白了過來。

卻,晚了。

已經加深的吻,根本停不下來。

蘇小荷長長的睫毛打在齊墨川的臉上,帶起酥酥的癢,他突的一個翻身,便將女人徹底的壓在了身下。

蘇小荷身子一僵,兩個人這樣嚴絲合縫的貼合在一起,她才感受到男人身上那獨有的清冽的男性氣息,讓原本也吸進了噴霧的她不由得渾身燥熱了起來。

一雙小手也開始不老實的摸上摸下了。

朦朧的暗色中,齊墨川小麥色的肌膚仿佛被渡上了一層金,與蘇小荷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只是這樣的視覺都在衝擊著齊墨川,更何況,蘇小荷全身都是光溜溜的。

那手感那視感太魅惑,魅惑的齊墨川再也忍不住的動了起來。

“你是誰?”他啞聲問過去,明明對算計自己的女人咬牙切齒,可偏偏卻推不開她,索性直接就咬上了蘇小荷精致的蝴蝶骨。

“嘶……疼。”蘇小荷委屈的咬了咬唇,她還是第一次好不好,他怎麼可以咬她呢。

“你是……”齊墨川再出口的時候,身下的蘇小荷再也忍不住的直接仰起小臉,這一次,她主動吻他了。

他身上的味道真好吃。

怎麼也吃不夠似的。

那樣的親親,瞬間炸裂開在齊墨川的腦子裡,所有的理智也因為蘇小荷的這一親親而徹底的崩塌。

他想要看清這個女孩,看清楚是誰膽子大的居然敢來睡他。

可黑暗中,只有蘇小荷柔美如畫般的輪廓,曲線玲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