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桐恨得牙根癢癢,申美這個賤人,太他媽目中無人了。她以為自己是多麼高尚的人呢,要不是你把老總伺候舒服了,現在能輪到你在老子的頭上拉屎撒尿,作威作福。

   張桐狠狠的瞄了一眼申美飽滿的胸脯,暗暗下了決定。申美,你他媽給老子等著,遲早有一天老子得勢了,一定狠狠把你干的服服帖帖……

   這就是張桐上班再熟悉不過的一個畫面,每天上班都要被申美這個女上司無情的欺壓。

   張桐是從山村裡走出來的,父親張大山是個土郎中,他也從小跟著父親學了一手按摩的醫術。張大山原來指望兒子能繼承他的衣缽,當一個醫生。不過張桐卻對當醫生深惡痛絕,盡管他也救治了不少的病患,但他更向往當一個公司白領。

   老天爺往往喜歡捉弄人,張桐自己也沒想到,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用按摩醫術治療好了大學同學趙燕的扭傷。由此,贏得她的好感,兩人迅速確立了戀愛關系。

   張桐後來又靠著這按摩醫術治好了女朋友趙燕父親趙如根的頸椎炎,由此得到了他的賞識。

   趙燕是個典型的官二代,趙如根當時在市裡擔任要職。

   能得到官二代大小姐的青睞以及副市長的賞識,這可是多少人幾輩子都盼不到的好運氣。連張桐也一度認為,自己是走了狗屎運。

   於是乎,張桐從而避免淪為像很多大學生畢業找工作的疲於奔命的艱辛,在趙如根的影響下,在張桐得免除了那些走程序,直接破格,進入了市裡這家待遇福利非常好的公司裡做了一名職員。要知道,能在這個公司裡任職,那可是多少大學生夢寐以求的事情。

   他們這家公司主營業務是化妝品,是一個龐大的集團下屬的分公司。這裡的待遇福利等等都是非常突出優秀的。

   張桐志得意滿,一度認為自己平步青雲的機會來了。走上了什麼狗屎運,只要抱著老丈人這棵大樹,自己步步高升就指日可待了。可是,他錯了。趙如根隨後因為一些作風問題被雙規,盡管後來托關系沒有鋃鐺入獄,但政治生命提前結束,成為了一個普通人。失去了這棵大樹,張桐不僅沒等來好運,相反,厄運接踵而至。

   他們這個部門經理申美自從張桐第一天進來,就看他不順眼,處處給他小鞋穿,什麼髒活累活都給他干。讓張桐感覺最窩囊憋屈的是,申美這個三八竟然把他當成了使喚的丫頭。她知道張桐懂得按摩,所以每次腰酸背疼就把他叫來按摩,儼然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私人醫生。完事後非但不感激這免費的特殊服務,反而找理由一頓訓斥。

   張桐後來才搞明白,申美原來是要升任副總經理的人,可是被趙如根橫插一腳,憑著他當時當政的影響力和關系網,生生將這個大好的機會從申美手中搶走,給了一個給他送禮的一個人。

   如今,申美再次遇上靠著趙如根關系進來的人,將自己的不滿和怒火全發泄到了張桐身上。陰差陽錯的給未來的老岳父當了炮灰,張桐暗暗叫苦不迭。

   申美平常作威作福,對辦公室的人員采取高壓手段統治。大家一個個敢怒不敢言,也只能背地裡YY一下和她風流快活的景像。

   這時,身後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