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對此表示理解,專門走到隊伍的最後方,說是為大部隊殿後,其實只是為了避開絕芳華跟慕容虔誠這兩個女人。

他原本是想跟絕芳華打個招呼,讓對方暫時不要將關系告訴慕容虔誠。

但仔細想了想,林霄覺得這樣做是在給自己挖坑。

畢竟絕芳華那脾氣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霄真要提那麼一嘴,她肯定會聯想到許多的事情。

等到那個時候,林霄的日子可就不會好過了!

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決定還是不去開那個口。

至於絕芳華到底會不會主動跟慕容虔誠說這些事情,那一切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好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路途都顯得風平浪靜。

林霄忐忑的心情,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就在此時。

他突然察覺到身後有一股強大的妖力,正在快速朝自己這邊逼近。

林霄立刻下令讓隊伍停止前進,隨即手掌按在了天穹劍上。

不等劍拔弩張的氣氛蔓延下去,右護法趕緊衝到林霄跟前解釋道:

“是首領,是首領它回來了!”

林霄微微一愣,這才將快速運轉的丹田停下,手也是跟著松開了緊握的劍柄。

金烏首領已經消失了好幾天的時間。

這期間,誰也不知道它究竟遭遇了什麼。

林霄有心想要跟老鳥打聽打聽,於是便從像主寬大的後背上跳了下來。

果不其然。

幾秒鐘之後,他們便看到了振翅飛翔的金烏首領。

幾日不見,這老鳥似乎狀態有些不佳,周身氣息也無比的紊亂。

它其實並不知道林霄等人已經離開了營地。

之所以能夠出現在這裡,完全是憑借種族秘術,尋找到了其余的族人。

看著無比虛弱的金烏首領,林霄剛想上去詢問,卻見對方竟撲通一聲掉落在水坑裡。

這一幕,頓時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左右護法以及林霄用最快的速度衝到金烏首領面前。

緊接著,他們赫然發現,後者背部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傷口。

大量的鮮血從傷口內噴湧而出,混合著雨水,淌入水坑!

左護法呼吸變得非常急促,一把扶起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金烏首領。

“首領,這,這是怎麼回事?”

此刻的金烏首領異常的虛弱,它甚至沒來得及回答問題,便雙眼一翻,徹底昏死了過去。

圍觀人群目瞪口呆,尤其是深知獸王巔峰是何等實力的凶獸們,更是對此不敢置信。

金烏首領距離獸皇僅有一步之遙,實力那是多麼的強大。

可就算是這樣,它現在竟然受傷了,而且還倒在眾人的面前。

一股不安的氛圍,開始在大家伙心間發酵。

不知怎的,從天而降的雨水,竟也在此刻變得冰冷刺骨。

配合著呼嘯的冷風,讓所有目睹這一切的人,如墜冰窖。

這時,林霄一把推開擋在面前的左右護法,隨即蹲下去檢查金烏首領的傷勢。

看了會兒,他長出一口氣道:“只是失血過多陷入了昏迷,無須太過緊張。”

有了林霄的一番診斷,金烏們才松了口氣。

然而,林霄的神情,卻隨著時間推移愈發凝重!